「未來事件交易所」成交

Posted on 八月 19, 2010. Filed under: 媒體報導 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.林欣靜

《光華雜誌》,第35卷第8期(2010年8月),頁46-56。

    五都選舉在即,在選情最緊繃的台北市與新北市,究竟是郝龍斌或蘇貞昌,朱立倫還是蔡英文,得以在這場深具指標性意義的選戰中勝出?

    台灣之光王建民的傷勢漸趨穩定,他今年到底有沒有機會披上新東家華盛頓「國民隊」的球衣出賽大聯盟呢?時間點又會落在何時?

    在我們生活周遭,有太多你我共同關心的「未來」議題,每個人都希望比別人早一步知道答案,但除了擲筊問神、參考民調、請教專家外,是否還有其他既科學又簡便的作法呢?

    嘿嘿!當然有,而且是讓你絕對料想不到的方式,那就是把這些未來事件當成「期貨交易」般,讓眾人下單買賣;意即–當參與者若對該事件的發生機率有絕對把握,可用高價買進;反之則低檔殺出。在眾多交易的買進賣出中,將形成市場的「共識價」,最後就成為該事件是否發生的可能機率。

    聽起來有點離奇,不過由政治大學預測市場研究中心、中研院資訊所與御言堂公司合作創辦的「未來事件交易所」,透過這套機制預測台灣自2006至2009年的歷屆選舉得票率,結果達到9成以上的準確度;而早在今年金曲獎頒獎典禮前3天,該交易所也成功預測歌手張惠妹及其「阿密特意識專輯」,將奪得「最佳國語女歌手」與「最佳國語專輯」等大獎(機率各為62.5% 及84%),預測效率也堪稱神準。

    到底這套「預測市場」的機制如何運作?屢屢成功解秘未來的「眉角」又是什麼呢?

    所謂「期貨」一詞是由英文的「Futures」翻譯而來,意即「未來的商品」,買賣雙方透過簽訂標準化的合約,同意按指定的時間、價格與其他交易條件,交收指定數量的現貨,這就是所謂的期貨交易。

    由於期貨交易的標的是「未來式」,對象又是黃金、原油、榖類作物等需要長天期生產的大宗物資,為了能在變幻莫測的市場中得利或避險,投資人莫不卯足全勁,做足功課與趨勢分析,還要加上一點從多年經驗中累積的膽識與直覺,最後才小心翼翼地下單。換句話說,期貨市場交易價格的波動,即反映了眾多投資人對該項商品未來走勢的預測觀察。

    期貨市場的濫觴,出現在日本德川幕府時期。由於當時「米」是維繫整個幕府最重要的「通貨」, 包括官員俸祿、貨幣價值,以及各階級武士的領地,都以「米」的多寡為參照指標,不管是天災欠收或生產過剩而造成的米價巨幅波動,都可能對經濟情勢帶來嚴重衝擊,因此身為幕府「年貢米」集中地的大阪城,即在西元1730年成立了「堂島米會所」,開始進行米的「先物取引」( 日文「期貨」之意) 交易。

    在這個目前全世界公認最早的期貨市場中,米商可透過市場對米的期待價,以及稻米的實際產量等變動因素,決定未來數月米的庫存量及行銷方式。決策者的幕府官員也可依據米的價格變動,為未來可能出現的經濟甚至軍事危機預作準備。

愛荷華電子市場

    經過280年的發展,商品期貨的種類已漸趨多元,大致可分成農業(如榖類)、金屬(黃金、白銀、銅等)、能源(原油及其衍生製品),以及軟性期貨(如可可、咖啡等特種栽培的作物)等,包括天氣、生產地供需、政治情勢、國際市場的變動及其他突發因素,都有可能影響上述任何一項期貨的「未來」價格。

    另一方面,若由商品期貨的價格「反推」回去,則我們又可以說:「價格即是眾人對xx商品未來預測的集結」,這就是知名經濟學家、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早在1945年提出的觀點──「市場價格可以彙整各種資訊及情報」。

    在這種「價格反映資訊」的假設下,另一種全新期貨標的–「事件期貨」也在數十年後因應而生,而這套透過市場機制來觀察各種社會議題發生趨勢的研究方法, 則稱為「預測市場」理論,並在最近20年陸續於全球各國發光發熱。

    全球第一個「預測市場」,是由美國愛荷華大學於1988年成立的「愛荷華政治股票市場」。為創設者紐曼、佛賽斯和納爾遜等3名商學院教授點燃靈感的導火線,則來自1988年那場民主黨黨內初選–原本民調大幅落後的非裔民權領袖傑克遜,最後在密西根黨團會議中卻以55%的高得票率勝出。

    當質疑「民調不準」之餘,這3名經濟學者也突發奇,想嘗試用經濟學中解釋市場價格的理論,套用至「群體意識」的形成上,這個以期貨市場交易模式為藍本的選舉預測市場,也於焉而生。

    為了促使參與者以更認真的心態看待「交易」,他們還排除萬難,向州政府申請通過讓玩家得以使用現金買賣(每人「投資」金額限制在5~500美元內),投入這個全新型態的預測市場。

    「愛荷華政治股票市場」起初僅限該大學的教職員及學生參加,但因預測準確引發外界好奇;1992年更名為「愛荷華電子市場」,並擴大讓全世界有興趣的交易者都可加入,預測議題也不限於美國本土,例如它在1999年時曾針對隔年台灣總統大選發行了兩組合約:第一組是預測誰會當選、第二組則是預測3名主要候選人的得票率。

    最後在2000年3月16日「收盤」時,第一組合約交易價格顯示陳水扁的當選機率是55%、宋楚瑜38%、連戰28%;第二組合約顯示陳水扁得票率為39%、宋楚瑜37.5%、連戰26%;後來3人實際得票率分別是39.3%、36.8%和23.1%,幾乎完全命中!

本土第一個預測市場

    遠在地球彼端的「愛荷華電子市場」竟然能準確預測台灣的選舉結果,其「績效」令人驚嘆。

    事實上,根據2008年發布的長期研究報告, 比對該市場與蓋洛普、哈里斯、紐約時報等大型媒體共964場民調在1988~2004年間預測美國總統大選的表現,結果顯示預測市場的準確率比傳統民調高出74%,堪稱美國最「鐵口直斷」的選舉預測工具。

    「愛荷華電子市場」的成功,促使其他各國開始重視預測市場的應用,包括奧地利、澳洲、加拿大、德國、荷蘭等國紛紛開設類似的選舉預測市場;其他像是運動比賽、電影票房、產品銷售實績預估,甚至流行病趨勢預測等,都可看到這套理論活躍應用的身影。

    台灣方面,則在2003年由中研院物理所設立國內第一個預測市場「台灣政治期貨交易中心」,目標鎖定總統大選進行交易,初試啼聲的第一砲就是2004年總統大選。當時所有媒體民調均看好「連宋配」會大幅領先「陳呂配」,唯獨該交易中心顯示「陳呂配」將以50%領先「連宋配」的48%得票率,最後「陳呂配」以0.2%的差距驚險勝出,集結眾人智慧與敏銳直覺的神準預測,也讓國內各界開始重視「事件期貨」的預測表現。

事件期貨的奧妙

    鎖定總統大選的「台灣政治期貨交易中心」雖然成效斐然,但關注面卻過於狹隘。為了累積更多的研究資料,政治大學於是在2006年成立「預測市場研究中心」,並於同年7月與中研院資訊所及民間的御言堂公司合作成立「未來事件交易所」網站,針對政治、選舉、財經、兩岸、社會、國際、運動、娛樂等多元時事議題發行合約。

    發展至今,未來事件交易所已吸引來自全球121個國家、4,842個城市的玩家加入交易,會員總數逼近7萬人;其中台灣本土約占7成、中國大陸1成、其餘2成則來自其他國家,是台灣目前唯一的綜合性「事件期貨」預測市場。

未卜先知的秘訣

    由於我國的《期貨交易法》僅認可「商品期貨」與「衍生性金融商品期貨」的交易,並無「事件期貨」的相關規範,也因此未來事件交易所無法使用真錢買賣,只能採「虛擬點數」的交易方式,每名新會員登入後就發給10萬點數,之後隨著每項合約預測正確或失準的賺賠,會員的「總財產」也會跟著消長。

    就如同多數遊戲網站擁有眾多死忠網友般,趣味性十足的未來事件交易所縱使無法「玩真的」,仍然吸引許多對「預測未來」有興趣的玩家加入。截至今年4月底, 該交易所已發行了1,969個合約組、1萬3,437個合約,累積交易量則超過2億1,400萬「口」,玩家交易的熱絡度絲毫不遜於實體平台。

    在準確度方面,未來事件交易所表現最佳的領域,仍在國人普遍最關心的「選舉」。例如2009年縣市長選舉中,對於17席縣市長當選人的預測,交易所命中率高達100%(其餘媒體民調的平均命中率為88.2%);至於候選人的得票率評估,選前10天的準確度為87.9%、選前1天則提高至90.53%,堪稱「神準」!

    與傳統民調或專家評估常「看走眼」的缺失相較,預測市場得以神奇地「未卜先知」的秘訣大致如下:

1、適當獎懲機制

    政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、預測市場研究中心主任童振源指出,有別於傳統民調受訪者的隨機抽樣、被動應答,且無獎懲誘因,因此常有受訪者「未必說真話」的缺失,但主動前來預測市場交易的玩家就不一樣了,為了想多「贏」點數,他們在做出決策時, 通常不會只基於個人好惡,而是在認真蒐集資料、做好最完善的評估後才下注;若想作假而「亂出價」,就有可能吞下「點數輸光」的惡果。

    這種賞罰分明的機制,無形中降低了會員刻意說謊的機率,也因此對於各種未來事件的結果判斷,「眾人智慧」常比「專家評估」更接近真實。

    童振源舉例,2008年6月13日兩岸簽訂觀光協議,當時政府喊出大陸觀光客「1天3,000人」的樂觀預估,未來事件交易所則在協議生效後,同步發布「至2008年底前,會有『10萬人以下』、『1 0 ~ 2 0 萬人』、『2 0 ~ 3 0 萬人』……『50萬人以上』的陸客來台觀光」等6種合約,讓會員自由下注。

    結果沒想到「10萬人以下」的合約價格,從8月開始就一路飆漲,最高曾升至90元以上(表示有90%的發生機率),但其他合約的價格則在個位數徘徊,最後答案揭曉──2008年陸客來台觀光總數僅8萬9,000人(平均一天2 4 4 人) , 「鄉民」大勝「專家」!

    「這種結果其實一點都不令人意外,我自己以前參與預測時,也曾經輸掉不少點數。」曾任陸委會副主委、本身就是兩岸問題專家的童振源認為,對於未來事件的推估, 「專家」未必就是「贏家」,因為許多未公開的第一手資訊,往往只在「局內人」中流傳,旁觀式的專家難以窺其玄機。例如前述的「大陸觀光客」案例,參與合約買賣的玩家可能是導遊、旅行社人員、大陸觀光客,甚至可能是兩岸政策的實際制定者,這些玩家因為「想贏」,當然就會放下主觀期待而做出最接近真實的判斷,這就是所謂的「3個臭皮匠,勝過一個諸葛亮」,集結眾人情報而形成的集體共識,當然就與實際結果「雖不中亦不遠矣」。

2、連續修正功能

    另一個讓交易所得以立於不敗之地的秘訣則是–資訊能隨時更新、即時反映價格的「連續修正」功能。

    童振源說明,以選舉來說,影響開票結果的因素持續在發生,常常只要一有相關新聞的風吹草動,候選人支持度就可能跟著變化。例如在今年底五都選舉中公認選情緊繃的「新北市」戰區,國民黨提名人朱立倫在5月10日的價格曾逼近65元、尚未確認的民進黨提名人則僅為40元上下;但在5月23日蔡英文宣布將參選新北市後,朱立倫的價格一路下滑至50~51元、蔡英文則直衝至4 9 ~ 5 0 元,其後即呈現「五五波」的僵持。

    另外一個「連續修正」的有趣例子則反映在今年世界盃足球賽。在8強賽前,來自南美的巴西及阿根廷等兩支夢幻隊伍,在分組賽中勢如破竹地晉級,戰績普遍受到玩家看好,6月28日8強賽前的合約收盤價顯示,奪冠機率前3名分別是巴西38元、阿根廷37元、德國17.5元。

    但在7月2日及3日,巴西與阿根廷陸續飲恨敗北後,「德國坦克」的價格就一路竄升,截至7月5日的奪冠機率已達41元,排名4強之首,對巴西一役光榮勝出的「橘色軍團」荷蘭則以29.1元屈居第二(8強賽前僅為11.9元);8強賽中以一球之差險勝巴拉圭的西班牙,奪冠率則僅有2 3 . 8 元( 8 強賽前的價格為1 6元,看好度高於荷蘭)。不過在四強賽中,德國表現不佳,反而是西班牙踢出亮眼成績,再加上有神算「章魚哥」背書,價格終於一路「暴衝」,截至冠亞軍決賽前的收盤價已高達67.8元,但荷蘭僅32元,顯示多數玩家此時已與「章魚哥」有志一同。

    價格的連續波動,其實就代表眾人共識的微調與轉向。童振源指出,玩家在交易所中24小時均可下單,平台則在每天上午9時至深夜11時隨時撮合交易,讓價格得以隨時反映現況。

    「運動比賽的變數極大,因此玩家也不斷地彙整新資訊以調整預測值,這種即時反映資訊的『連續修正』功能,正是預測市場最有趣的地方,」童振源說。

消除雜音的努力

    當公信力逐漸建立後,「未來事件交易所」也成為所有媒體的關注焦點。但就像一般期貨市場難脫「作手」興風作浪般樹大招風的未來事件交易所也開始出現部分「政治意圖明顯」的玩家,在選前以大量「分身」註冊,刻意哄抬或壓低特定候選人的價格,企圖影響其他人對選情的判斷。例如在今年2月底的4席立委補選,交易所就「罕見」地只預測出桃園縣及嘉義縣兩席當選名單,與過去幾次選舉相較,「績效」明顯下滑。

    為了杜絕弊端,交易所在今年4月特別停機10天以啟動新的管理機制。目前只要玩家使用同一「IP」註冊2次,系統就會率先將此IP停權;另一種更精細的防弊機制則是–若玩家交易始終沒有超過10個合約、曾交易過的合約中也沒有任何一個賺錢、或其贏得的點數從不曾超過1,000點,只要上述3 個條件中任何1 個成立, 該名玩家就無法參加如選舉、政治議題等「特殊敏感」的合約交易。

    「我們會全力以赴來維持平台的客觀性。畢竟造假的『預測』沒有任何存在價值!」童振源語重心長地說。

    對於「不可知」的未來,人類自古以來就擁有濃厚的求知興趣,集結眾人智慧的預測市場,似乎提供了既簡便又科學的極佳解答。只是「價格充分反映資訊」的邏輯,必須奠基在極為嚴謹的把關機制及玩家的「認真對待」心態,這也是深受各界期待的未來事件交易所必須持續努力的目標。

玩家怎麼玩?

    何謂「事件期貨」?未來事件交易所主導者、政大預測市場研究中心主任童振源解釋,一般金融市場「商品期貨」的交易標的是黃金或石油等具體「實物」,但「事件期貨」買賣標的卻是「事件的結果」;在預測市場中,經營者每出一個問題即稱為「發行一份合約」,玩家可依自己對答案的信心程度,決定買進、賣出的價格與交易量,每成交一個單位,則沿用一般期貨市場的習慣稱為「一口」。

    合約方面,則大致分成兩種型態,第一種是「0/100型」合約,玩家面臨的是「是非題」,例如預測今年王建民復出大聯盟的時間,交易所就發行了6月、7月、8月、9月,以及「9月底前都不會」等5份合約供玩家下注,換言之也就是有5道「是非題」可供選擇,時間到期後事件若發生,每「口」交易就值100元,不發生則為0元,而「事件進行中」的成交價格,則可視為「玩家認為某事會發生的機率」。

    以王建民復出為例,截至7月中旬前,以「王建民在2010年9月會復出大聯盟比賽」的合約價格為最高,約為32~33元,交易量逼近八萬二千多口,意即這群玩家的共識為:「王建民在今年9月有32~33%的機率會出場比賽。」

    第二種合約則是「落點型預測」,最常見的就是選舉時估算候選人得票率,例如2008年總統大選時馬英九的得票率是58.45%,當開票日清算時每「口」的價值就是58.45元,而早先以低於58.45元買進的玩家就能賺取差價,反之則賠錢;選前的價格變動,則可視為玩家在不同時刻對於馬英九得票率的評估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□(林欣靜)

Make a Commen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2 回應 to “「未來事件交易所」成交”

RSS Feed for 政治大學預測市場研究中心 Comments RSS Feed

Wild Card!


Where's The Comment Form?

Liked it here?
Why not try sites on the blogroll..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